澳洲「債」發現 點亮收益新大陸

提到澳洲,大家會聯想到無尾熊、袋鼠或雪梨歌劇院等;但多數人不一定知道的是,在這個只有2,500萬人口的國土上,經濟卻連續27年都不曾為負1,在這段期間的累計成長幾乎是德國的3倍,中位數薪資成長速度是美國的4倍。澳洲不但創下已發展國家的新紀錄,更被《經濟學人》稱為「富有世界最成功的經濟」2

同時,受惠於移民政策,澳洲人口不斷增長,人口年齡中位數達33歲,相較於其他成熟國家如:日本(47.3歲)、德國(47.1歲)、韓國(42.1歲)、美國(38.1歲),澳洲擁有優良的人口結構,有助於長期經濟發展。3

此外,澳洲央行未曾使用極端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紀律優異,在成熟國家當中,其負債佔GDP比率為41.6%,優於日本(236.4%)、英國(87%)、美國(82.3%)、德國(64.1%)。4

持續性的經濟成長、民眾支持大量移民,財政體質優異,這些優點很難同時在成熟國家看到,卻存在於澳洲這個國家,澳洲又被譽為「成熟市場的新大陸」。而當全球的資金都在尋找投資機會時,澳洲可說是下一個成熟市場的亮點。

澳債三大優勢 追求穩定收益不可少

自2018年以來,全球股市波動加劇,投資人的心態也從追求報酬成長轉向穩健收益,過往受到較少關注的澳洲投資等級債券,也以其「三低」的優勢,成為此時投資人資產配置的好選擇。

特色一:與主流資產相關性低

澳洲投資等級債與主要股債資產呈現負相關,在市場動盪時,藉由適當的資產配置,將可大幅降低投資風險。經由歷史事件驗證,包括:2008年9月的金融海嘯、2011年7月的歐債風暴、2013年4月的QE退場、2015年6月的人民幣崩盤事件,澳洲投資級債均能保持正報酬。5

特色二:低波動

澳洲投資級債較歐美同等級債種的表現更穩定、波段震盪更小。以過去20年的年化報酬率來看,澳洲公司債約6.46%、波動度約2.7%,表現都較美國公司債或歐洲公司債來的要穩定且長期領先。此外,過去20年間「投資12個月滾動正報酬機率分析」也顯示,澳洲投資級公司債的正報酬機率為100%,領先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歐洲投資級公司債、全球高收益債及新興市場強勢貨幣主權債。

換句話說,過去20年來,無論挑選哪一個月進場投資澳洲投資級債,持有1年之後賣掉,都沒有發生過負報酬的狀況。6

特色三:低違約率

澳洲投資級公司債的平均信評為A,較美國、歐洲與亞洲的投資級公司債信評來的要高,信評越高、違約率就越低,7根據S&P的長期統計,澳洲投資級債在1991~2016年間僅發生過2件違約案件,低於全球公司債的違約表現。8

投資人過往只有對澳洲經濟或澳洲公司只有認識到股票的部分,特別是礦業或原物料的部分,認為澳洲公司可能跟著景氣循環起落,但澳洲本身還有其他優質的公司,他們所發行的高品質債券,從中其實蘊藏許多投資機會,值得投資人重新「債」發現,掌握收益新來源。

資料來源

1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8年底

2資料來源:The economist, What the world can learn from Australia, 2018/10/27

3資料來源:VisualCapitalist, Mapped: The Median Age of the Population on Every Continent, 2019/2/15

4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7年底

5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底,以原幣週報酬表現計算。全球股票指數為MSCI世界指數,全球高收益債指數為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HW00,全球投資等級債指數為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 Bond Index,澳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AUC0

6資料來源: 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底,以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為例,澳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AUC0、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C0A0、歐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ER00,全球高收益債為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HW00,新興市場強勢貨幣主權債為JPM EMBI GD指數,原幣計算,假設均為每月最後一交易日進場投資

7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底,以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為例,澳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AUC0、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C0A0、歐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ER00、亞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ACIG

8資料來源:S&P Capital IQ專題報告,資料截至2016年底

ASITW2019-0152

警語

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
警語

警語

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