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股票:長期機會仍在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與油價重挫,已導致亞太地區的估值低於過去 15 年的平均水準,但我們認為目前的市場,仍未全數反映可能出現的最壞情境。

自從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病毒,COVID-19) 疫情在中國爆發以來,該病毒已引發全球衛生危機,世界經濟亦可能在今年上半年急速降溫。

美國與歐元區面臨衝擊,可能導致若干主要經濟體加速陷入衰退,並拖累亞太地區的復甦腳步。

中國央行未大幅降息,卻寧可採用適時管理流動性,如稅金減免等目標明確的措施等,這已為壓力最大的產業帶來支撐。隨著全球需求降溫,相關政策或將更加積極。

另一方面,新加坡已提撥 45 億美元的經費1,以便協助企業與家庭,印尼、馬來西亞與台灣亦祭出振興方案。

中國對製造業的衝擊,似乎尚未完全擴散至亞太地區 ─ 採購經理人指數 (PMI) 產出部分目前的跌幅仍小,但我們認為這種情況將無法長久持續下去。 

採購經理人指數當中的分項指數,顯示了供應鏈面臨的壓力,可能比產出餘額所顯示的更大,來自美國與歐元區的逆風,可能為全球供應鏈帶來更多壓力。

當全球經濟面臨更大的衝擊時,相關政策將必須更加積極。在美國聯準會大幅降息之後,大多數的先進經濟體央行亦將跟進。 

此外,亞洲的貨幣政策料將進一步放寬,因為央行設法縮小國內與美國的利差,以便抵銷貨幣升值帶來的通縮壓力。油價突然重挫,不但消除近期的通膨壓力,亦應有助於促成政府的行動。 

即便如此,亞洲央行或將選擇等到美國與歐元區出現更明確的景氣降溫跡象後再行動。中國與南韓因為對金融穩定性的隱憂徘徊不去,故在推出各項因應措施的腳步上將較為謹慎。日本的財政政策,則可能使得該國央行在行動上更加不易。

 

評值方面的進場點

因擔心新冠病毒疫情可能引發全球經濟衰退,造成亞太股票走跌。由於未來局勢仍不明朗,市場可能持續反映投資人間不安的心態。

從由下而上的觀點來看,近期賣壓已使得 MSCI 亞太(不含日本)指數的估值低於過去 15 年的平均水準。該參考指標未來 12 個月的預估本益比約為 13.2 倍,這在2019年底時為 15.8 倍。2

該指數的股價淨值比,也從2019 年底的1.68 倍,降至目前的 1.4 倍左右,遠低於 15 年平均值的1.75 倍。3

近期市場震盪使得市場估值更加誘人,我們趁機針對先前追蹤一段時間的若干個股建立投資部位。

油價急跌雖然讓市場估值更加誘人,但我們卻預期未來仍將有更多挑戰。我們認為目前的市場,仍未全數反映可能出現的最壞情境,對總體經濟的隱憂,可能進一步對市場信心與股價形成壓力。

因對新冠病毒疫情的未來演變難以預測,使得經濟受影響時間的長短、需求可能的降幅,與將回呈現何種型式的復甦,仍都充滿了變數,且恐也都難以迅速獲得解決。 

此一情況的潛在利多,在於低油價將促使原油供給下滑,在庫存持續的去化,且當需求改善後,到未來的某個時點後,反將會使得總體經濟的展望更加樂觀。

當「市場充滿恐懼」時,正是長期投資人傳統上最佳的逢低進場時點

在短期內,市場料將持續充滿恐懼與波動。即便如此,當「市場充滿恐懼」時,正是長期投資人傳統上最佳的逢低進場時點,因為大規模的拋售潮將導致企業股價低於其應有的價值。

就中長期而言,預期中的財政與貨幣政策應可支撐亞洲市場。大致良好的基本面,亦將為該區抵禦各項外來的衝擊,帶來良好的緩衝作用。

在市場承壓期間,我們的策略料將比大盤更加的抗跌,因為我們偏重選擇具有強健資產負債表,並布局在有良好長期結構性成長的領域,例如消費相關領域等。

我們的基本假設是,新冠病毒疫情不可能對核心持股部位的長期展望產生重大的結構性影響,這些個股佔有品質與基本面方面的優勢,所以企業盈餘亦可望相對抗跌。 

從由下而上的基本面分析來看,亞洲資產價格相較於全球資產而言仍相當合理,企業盈餘可望小幅回升。此外,促使亞洲長期成長的相關題材也沒有改變。

仰賴觀光的市場與公司將在短期內受創,但所得的增加仍會推升高端消費、醫療保健、保險等不同領域的需求。第五代行動通訊 (5G) 網路、資料中心、電動車等科技的進展,亦可望帶來新的投資機會。

我們預期今年將是充滿挑戰的一年,所幸若干亞洲公司受長期結構性成長所推動,前景依然一片光明。而這些公司所具備的良好品質與穩健基本面,應有助於他們安度目前的艱困時期。

 

1 新加坡預算,2020 年 2 月

2 彭博,截至 2020 年 3 月 9 日

3 彭博,截至 2020 年 3 月 9 日

警語

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
警語

警語

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