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債2019必知投資加分題

追求收益,大家總是會從高殖利率資產去覓尋投資標的,挑高的,雖然沒有錯,投資是很科學、也很藝術,有些殖利率不是最高的,但加上適當投資操作,總體收益墊高,這種追求收益的「加分題」就在澳洲債市出現了。

尋覓收益 轉角遇見澳洲

債券基金投資,很多人只看配息率多寡,但能配息多少,一切要回到債券投資組合的本質,特別是債券投資組合的平均殖利率。高收益債基金、新興市場債券基金能夠成為台灣人最愛,關鍵就 數字會說話,以1998年到2018年澳洲與美歐投資級公司債的長期表現為例,澳洲投資級債券年化報酬率6.39%,美國只有5.39%、歐洲則是4.39%2,澳洲較美歐同等級債種更穩定、波段震盪更小,甚至在全球主要股債市風險事件(2008年金融海嘯、2011年歐債危機、2013年QE退場、2015年人民幣崩盤)下,澳洲投資級債皆能保持正報酬。

澳洲投資債 三低獨特性

在這些債券資產的殖利率是各類固定收益資產裡較高的,這個「較高」的比較基準,又是相對美國公債。當美國基準利率高於歐元和澳幣時,這種以美元為中心的投資,一定要逆向思考。

安本標準投信即將發行澳洲優選債券收益基金,這也是台灣第一檔以澳幣計價的澳洲投資等級債券基金,有在關注國際金融市場的投資人,或許會懷疑:澳幣基準利率才1.5%,比美元低1,這時候投資澳洲債券有「利」可圖嗎?其實投資債券除了要看殖利率,更要看總報酬。

澳洲投資級債券長期以來表現能夠優於美歐,關鍵就在其具有「三低特性」:低波動、低相關、低違約。首先,過去20年澳洲債券不僅年化報酬優於美歐,其年化波動僅有2.71%,雖略高於歐洲(2.48%),但遠低於美國(4.85%)3。另外,過去20年任一個月份底進場投資澳洲投資等級公司債,其12個月滾動正報酬機率是100%,美歐機率僅有83-85%4

澳洲投資級債與主要股債資產呈負相關(如圖1),因此過去歷史事件驗證澳洲投資級債在主要股債風險事件下均能持盈保泰,市場動盪時,澳洲投資級債券是無所懼的核心資產,可大幅分散風險。更不可思議的,澳洲投資級債券平均債信評等是A級,優於美國、歐洲和亞洲(三者均為A-),長期違約率低於全球平均,過去26年來投資等級債券僅有2件違約5

18年首見的投資澳洲加分題

澳洲投資級債券績優的表現,加上目前澳幣與美元基準利率在去年已出現黃金交叉,這也是18年來澳幣基準利率首度低於美元,開啟反向投資追求額外收益潛力的大門。

用美元避險方式投資澳幣債券,除有投資澳洲債券的收益外,更可避開美國升息的美債資本利損,兼收匯率避險的可期收益,這也是18年來首見投資契機。美國暫緩升息步調,澳洲尚未看到升息跡象,目前美澳利差可增加額外收益有50個基本點(1個基本點是0.01%),若美國持續升息利差擴大,未來預期收益上看60-80基本點6

而新基金預定投資組合的平均殖利率,澳幣和新台幣級別均為4.6%,若是美元避險級別或人民幣級別,殖利率可以拉高到5.2%出頭,帶來全方位的收益機會7

安本標準創新 豐富收益投資選項

澳洲債市雖屬已開發市場,惟國際投資人將關注焦點放在美歐,加上澳洲債券市場胃納量大,金融機構和退休金法人長抱優質澳洲債券,是債市的安定錨,唯有在地團隊深耕澳洲債市、才能發掘澳債投資契機。 去年以來,台灣法人擁抱美債各種ETF、零售投資人追逐目標到期新興債券基金。

值此全球市場動盪,澳洲不僅是富人偏愛移民和退休天堂,也將是一般投資人投資組合裡不可或缺的核心資產。

1 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底。

2 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底,以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為例,澳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AUC0、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C0A0、歐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ER00,原幣計算

3 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底,以原幣週報酬表現計算,股息與債息全數滾入總報酬計算。全高收債參考ICE美銀美林全球高收益債指數(HW00);新興美元債參考JPM新興美元債指數;全球投資級債參考BBG Barcalys Global Agg Bond指數;前緣市場美元債參考JPM NEXGEM指數。JPM NEXGEM指數成立於2011年11月

4 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底,以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為例,澳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AUC0、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C0A0、歐洲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為ER00,全球高收益債為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HW00,新興市場強勢貨幣主權債為JPM EMBI GD指數,原幣計算,假設均為每月最後一交易日進場投資。

5 資料來源:S&P Capital IQ專題報告,資料截至2016年底

6 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底,隱含利差年化收益率計算方式為年化3個月期的美元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US0003M Index)減去年化澳幣3個月期遠匯隱含收益率 (AUDI3M Curncy) ,因市場變化快速,實際避險交易收益可能與隱含利差收益率略有差異且,各國利率政策與利匯率變化均會帶動隱含利差年化收益率變動,亦有可能為負。

7資料來源:各類股之殖利率係依安本標準投信於基金成立前所建構之模擬投資組合之各標的於2019年2月底之殖利率估算而成。惟此模擬投資組合不代表基金成立後之投資組合,本公司可能依當時市場狀況調整配置,實際之殖利率亦會有所不同。美元避險與人民幣避險類股之殖利率係依模擬投資組合於2019年2月底之殖利率估算之數據再加上隱含利差年化收益率。此處之隱含利差年化收益率之試算係各避險類股貨幣3個月期遠匯隱含收益率(Implied Yield)模擬計算。美元避險類股試算結果為0.5125(2.5985-2.086) ,係年化3個月期的美元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US0003M Index)減去年化澳幣3個月期遠匯隱含收益率 (AUDI3M Curncy) 。人民幣避險類股試算結果為0.5594(2.6454-2.086) ,係年化離岸人民幣3個月期遠匯隱含收益率(CNHI3M CMPN Curncy)減去年化澳幣3個月期遠匯隱含收益率 (AUDI3M Curncy) 。隱含利差年化收益率並非固定,因市場變化快速,實際避險交易可能與隱含利差收益率略有差異,且各國利率政策與利匯率變化均會帶動隱含利差年化收益率變動,亦有可能為負,資料來源為Bloomberg,截至2019年2月28日。以上僅為歷史資料模擬投資組合之結果,不代表本投資組合之實際報酬率及未來績效之保證,不同時間進行模擬操作,其結果亦可能不同。

警語
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
警語

警語

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