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債在固定收益投資組合中的重要性

「新興市場債投資市場將持續大幅成長」是我們認為比較不具爭議性的預測之一。

就供給面而言,這代表新興市場在結構上享有速度較快的經濟成長,並在全球經濟成長中佔有與來愈重要的地位。為了成長所需的資金中,有相當比例將來自舉債,其中包括發行債券。

故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新興債雖約佔全球在外流通債務的四分之一,但仍遠低於新興市場在全球 GDP 中所佔的比例 (將近 60%)。這也顯示出,相較於已開發市場,新興市場的財務槓桿可能尚有「成長空間」。

全球投資景況的明顯特色之一,便是投資人對新興市場債的配置持續不足。

新興市場債的供給成長空間固然可觀,但也必須要有合理的需求面配合。就此而言,目前殖利率呈現負值的全球債券 (以已開發市場債券為主) 總值超過 12 兆美元,故新興債市對投資人的吸引力不難想見。

再者,不論信用評等為何,新興市場債的預期報酬率通常高於已開發市場債券;若將新興市場債納入債券投資組合,應可帶來重大的多元佈局效益。即便如此,全球投資現況的顯著特色之一,便是投資人的新興市場債配置持續不足。如在顧問機構Mercer 最近所進行的歐洲退休基金調查中,發現對新興市場債的平均配置比重僅有 5%,而且大多持平不變。

我們確信,在若干因素的影響下,投資人新興市場債配置不足的情況在未來數年將可望改善。

首先,我們認為該資產類別將因「可投資性」逐漸升高而受惠,例如主要債券指數逐步將中國與印度債券納入其中,並且也逐步調升其權重。其次,我們認為結構性配置方面對國內市場的偏好,以及對新興市場風險諸多成見,也將逐漸獲得修正。這是因為,有越來越多投資人認知到,許多新興市場在克服各種潛在系統性弱點上,已經大有展獲。

投資人若有意佈局新興市場債,可以考慮若干選擇。新興債市中的主要類別包括了強勢貨幣債 / 當地貨幣債 / 公司債 / 前緣市場債券)等,然而,在主動式與被動式投資之間的選擇卻更為重要。就此而言,基於兩大理由,我們認為新興市場債更需要主動式投資。

首先,與股票相反,我們認為「依據在外流通債務的市值配置資金」是錯誤的觀念,因為這會讓我們對負債規模大的公司投入較多資金。此外,正如先前所言,經濟成長帶動了新興債市大幅成長的原理頗具說服力,但投資人更應因此積極管理風險。其次,我們認為「靈活因應變化不斷的短期經濟與政治發展」,是在新興債市中創造價值的最重要來源。所以,如同指數般的依照規則定期進行調整,這項論點在此並不適用。

另一種影響所有投資活動 (包括 新興市場債) 的必然趨勢,便是市場日漸注重較為負責,並考量所有環境、社會與治理 (ESG) 因素的投資方式。我們認為此事對業界極為有利,因為我們相信明智的 ESG 評估與互動可造就更好的成果,其中包括可望提升投資人的風險調整後報酬。採行良好 ESG 行為的國家與公司,比較可能採取永續措施並設法提升治理標準。此舉終將為他們的長期經濟與財務成就帶來助力,並連帶使投資人受惠。我們認為,良好的 ESG 分析 ─ 可因應新的情勢發展並促成投資人與發債機構的良性互動,只有主動式投資可以做到。 

最後,就目前的新興債市結構而言,「當地貨幣計價債券已成主流」通常是普遍未受重視的事實 ─ 該類債券的發行總額約為 17 兆美元,高出強勢貨幣計價債券的市場規模 (3 兆美元) 4 倍多。

展望未來,我們預期此一趨勢至少會在未來數年內持續,甚至更加的明顯。就供給面而言,這是因為發行機構正在力圖降低因為貨幣不對稱,使得外部變化為發行機構帶來更高風險的機會。就需求面而言,在收益越來越低的世界裡,當地貨幣計價債券的殖利率通常較高,故也受到許多投資人的青睞。

The importance of emerging market debt in fixed income portfolR

警語

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
警語

警語

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